欢迎您来到湘西州委党校!

关于财政扶贫资金健康运行的思考

作者: 州委党校武陵山片区高寒山区研究中心课题组发布日期:2016年01月05日浏览次数:

 

        2013年10月,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指出,必须坚持改革创新,注重健全制度机制,筑牢扶贫资金管理使用的“高压线”,对贪污侵占挪用等违法违规行为严惩不贷,确保扶贫资金充分惠及扶贫对象,让减贫成为促进社会公正和文明进步的重要内容,切实发挥好扶贫等公共资金保民生、“兜底线”的重要作用。作为湖南省扶贫攻坚的主战场的湘西州,加强财政扶贫资金的监管,提高扶贫效率,是推进扶贫开发的重要内容。

        一、财政扶贫资金运行存在的问题及其表现

        1、个人为谋取非法利益而贪污挪用中饱私囊。在实际操作中,一些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为了一己私利,置群众利益和党纪国法于不顾,利用职务之便,想方设法贪污挪用扶贫款,中饱私囊。以2007年在湘西实施的国家为扶持生猪养殖而出台的能繁母猪补贴政策为例,按政策每头母猪补贴农户50元,2008年增加至每头补贴100元。某单位负责人在这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中发现了牟取私利的“商机”,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他人虚报能繁母猪头数,套取补贴款后据为己有,短短几年时间就虚报能繁母猪3000多头,贪污补贴款30余万元。再以阳光工程为例,政策本意是为了开展农村劳动力培训,提升农民就业能力和产业竞争力,湖南地区最高补贴可达到每人每期500-1000元。某培训学校负责人又在此找到了捞钱的“好路子”,以“购买”农户身份证复印件和虚报劳动力培训人数等手段,骗取国家补贴资金50多万元,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不良的影响。

        2、单位为小集体利益截留或私分。因为单位部门的利益冲动,财政扶贫资金在管理使用过程中常常出现截留或虚报冒领等现象,造成扶贫款大量流失。从检察机关查处的案件来看,私分扶贫项目资金比较典型,一外资外援办为给单位工作人员谋“福利”,经党组集体研究,以要求项目施工方虚增工程量的方式从其管理的日元贷款项目中套取了40余万元放入本单位“小金库”,其中30多万元被单位七人集体私分。又有某乡镇政府机关违规克扣危房改造国家补贴资金弥补办公经费缺口,乡镇政府以各种名义每户克扣3000元,却要农户在10000元的领款单上签字,每户实际发放7000元。这些行为虽然是单位经集体研究决定,不同于个人截留挪用扶贫款行为,但事实上单位行为的危害性要远远大于个人。

        3、地方政府为本地利益“宏观调控”挪作他用。按照中央要求,每一笔财政扶贫资金都只能专款专用,绝不能以任何名义挤占或挪作他用。但在实际操作中,除了上面讲到的某些单位和个人从中贪污挪用外,还有一些地方政府,出于种种原因,无视上级的相关规定,以“宏观调控”之名随意挤占或者挪用财政扶贫资金。例如将A类扶贫款先用于B类,将C类资金又用到D类,等E类扶贫款到位后又填补A类。拆东墙补西墙挪得不亦乐乎。有时甚至将其挪用于一些与扶贫主题完全跑调的工程建设项目,严重侵害人民群众的利益。

        二、财政扶贫资金运行出现问题的原因

        1、扶贫专款缺乏科学有效的监管制约机制。现行扶贫款下拨和报账的一般流程为:先确定各地年度所需各类款项计划,然后由中央财政层层下拨到地方,地方政府相应部门组织实施,验收后以相关凭证到地方财政报账。这种模式理论上似乎安全可靠,但实际操作中却存在诸多问题。以“家电下乡”为例,虽然国家制定了严密的补贴款拨付流程,但仍然存在监管漏洞:一是部分商家通过冒用农户户口、以非法途径获得或购买产品标识卡、伪造补贴汇总表等方式骗取家电下乡补贴,甚至有的商家与农户、该产品的代理商联手骗取国家补贴,因提交材料本身具有客观性,负责审核的乡镇财政所难以确认交易的真实性。二是如果具体审核个人或单位弄虚作假甚至与销售商一起虚开票据,犯罪手段更为隐蔽,地方财政部门的形式审查更是无法有效监督。三是系统内部的稽查、上级部门的检查大多流于形式,无法真正发现问题或制约内部违法违规行为。现有监督管理制约机制不健全是扶贫资金大量流失的重要原因。

        2、扶贫项目资金管理部门的财政经费保障不足。在贫困地区,某些部门、单位的办公经费缺乏财政保障,挤占、挪用项目资金弥补日常运转经费较为普遍,这直接导致扶贫资金缩水。一些单位或部门负责人声称有时候在扶贫款或者项目资金上弄虚作假也是迫于无奈,否则的话,哪儿来的经费“跑项目”?所谓“项目”不跑得不到,而往上“跑”则是要花钱的。例如某单位共有20人,全年人均办公经费8000元,合计总额16万元。该单位负责人说,如果不在项目资金方面动脑筋,仅靠那16万元单位根本运转不了。经费保障不足成为某些部门或单位挪用扶贫专款,以身试法的重要诱因。

        3、地方和部门的干预过多。出于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心理和过多考虑地方及部门利益,对发现的问题不能如实上报和公开,往往采取内部消化、内部处理等方式予以解决,或者是对违法违纪问题不以为然,认为“法不责众”,只要截留、挤占挪用的资金不落入“某一个人的腰包”便不予处理处罚,即便做出处理也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缺乏力度。在危房改造中,个别乡镇基层政府为了争取上级农资补贴,与其管辖的部分村委会人员联合造价,采取虚报、瞒报等方式骗取补贴,为应对上级的检查和验收,也只得搞虚假配套、虚假自筹、虚列工程支出等。行政过多干预是造成扶贫项目资金流失、混乱的一个根源上的因素。

        三、财政扶贫资金健康运行的对策建议

        1、科学分配扶贫项目,源头杜绝贪腐挪用。要严格落实党中央关于各级政府在扶贫开发规划中的责任、权力、资金、任务“四到省”制度,项目审批权限原则上下放到县,省市两级要将主要精力放在资金和项目监管上,县级可以因地制宜确定扶贫攻坚的总体规划、重点任务和方法策略,具体部门负责扶贫项目资金的审批、审核、拨付和管理实施;在具体扶贫项目设置、扶贫款分配上,各部门所需的扶贫款或者其他项目资金在精准调研的基础上按需分配,从根本上解决扶贫款和项目资金流失严重的问题,从源头上杜绝个人或单位的贪腐挪用行为。

        2、创新扶贫资金监管方式,加大扶贫攻坚的力度。为保障扶贫资金的专款专用,要创新扶贫资金监管方式。例如对扶贫对象建档立卡,这样不仅有利于项目资金到村到户,而且有利于扶贫信息的跟踪反馈,使扶贫开发规划实施、扶贫对象脱贫状况等情况得到有效的跟踪,便于地方政府适时灵活调整扶贫策略和方式方法,有针对性地加大扶贫力度。要创新扶贫资金管理使用方式。可以积极探索引进各种社会资金参与扶贫开发;集中整合各类扶贫资金,以重大项目为平台,以入股等形式发展互助协作、特色支柱扶贫产业,从而提高扶贫资金的运行效果。

        3、严格财政报账程序,建立健全责任追究制度。首先,严格规范报账程序,明确报账明细,凭证齐全,发现扶贫资金流经区域,台账之间以及与纸质总表之间不一致的,要从根源上找原因、查漏洞,健全内控制度,尽量减少资金运行中的“跑冒滴漏”。其次,应建立健全审计、财政、纪检监察等部门的联席会议制度,增强协作稽查办案的合力。再次,要加大违法违纪行为查处力度,做到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对查处的问题要不捂不漏不袒,必须坚决纠正,整改到位,防止屡查屡犯,提高扶贫资金监管的规范性和时效性,确保扶贫资金真正发挥作用。

        4、做好职务犯罪预防,严厉打击违法犯罪行为。首先,要做好职务犯罪预防工作,将防范的关口前移,广泛开展警示教育,变事后监督为事前监督、事中监督和事后监督相结合,逐步减少和杜绝该类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其次,对于截留克扣、挤占挪用、虚报套取扶贫资金等重大违法犯罪行为,要严惩不贷,对相关单位和个人要实行严格问责和责任追究,从而在扶贫资金领域形成一条任何部门、任何单位、任何人都不敢、不能触碰的“高压线”,真正确保扶贫资金充分惠及扶贫对象,让减贫成为促进社会公正和文明进步的重要内容,切实发挥好扶贫等公共资金保民生、“兜底线”的重要作用。(执笔周晓红梅光辉)(《团结报》2015-03-17)